武昌首义学院

首页  > 文化之窗  > 首义印迹正文详情

黄埔军校武汉分校散记

更新时间:2017-05-26  浏览量:   发布部门:武昌首义学院     更多

(山嘉树)

1924年6月,国共两党藉苏联支持创办中央陆军军官学校,之所以冠名黄埔军校,源于校址地名为广州黄埔岛。1926年10月,北伐军光复武汉,国民革命浪潮从珠江流域席卷至长江流域。为迎接革命大发展,满足政治军事人才的需要,黄埔军校武汉分校雄踞而落武昌城头,自此培育近代国民革命先锋的"中国将帅摇篮",掀开峥嵘非凡斑驳多彩的历史风云。翌年莺飞草长的三月,国民党中央和国民政府偕迁汉口特别市,武汉分校即重新定名中央军事政治学校,因与广州黄埔军校遥相辉映,故“第二黄埔”声名遐迩。1929年春国民政府移都南京,中央军事政治学校也趋步其尘,留守地又复名建制武汉分校。1938年日军进逼武汉,该校被迫迁至湖南邵阳武冈,至此黄埔军校武汉分校实名绝尘。

黄埔军校武汉分校沧桑变迁十二春秋,一个年轮间曾数易校名校址。学校初址位于武昌文昌门、平湖门之间的两湖书院,此院为清末重臣湖广总督张之洞创办。学校落址武昌城区时,因军事训练场地等条件所限,另在武昌巡司河尚武桥南湖村区域设有学兵总队,故时称黄埔军校武汉分校为一部,南湖学兵总队为二部。中央军事政治学校存续时期,学兵总队别称南湖校区。张治中将军任黄埔军校武汉分校教育长,同时执掌南湖学兵总队。

南湖校区清末时为湖北预备学堂,亦系张之洞创办,辛亥首义翘楚孙武即此学堂毕业。此处风水宝地相继更迭为清军武高等学堂、武师范学堂和第三中学堂,因三中数百新军义勇策应辛亥首义“第一枪”而声名鼎沸,故该址成为辛亥首义历史地标之一。民国时期变幻大王旗,寻梦难舍故土,该地又衔名为民国陆军湖北第二预备学校。邓演达、何应钦、白崇禧、唐生智、张发奎、黄琪翔、何健等均出自于清军三中和第二预校。大革命期间,黄埔建军、建校和北伐战争中,他们挥戈指日铁马建功。2000年8月,新世纪曙光初照,盘节老枝撑起一片华盖,中国首批独立学院——华中科技大学武昌分校落根生花。

1927年是国共两党的分水岭,相继发生蒋介石“四一二”和汪精卫“七一五”叛变,革命阵营旋即分化,黄埔军校武汉分校的学员分兵数路,一部分追随陈毅奔赴南昌起义,一部跟从叶挺铁军属下教导团,随叶剑英团长辗转广州,一部投门张发奎麾下,其余疏散至南湖学兵团。十二年中,学校正规培养四期学员,即1926年由广州招生转学武汉就读的第五期,主要是炮兵科、工兵科、思政干训班等,及在武汉招考就读的第六至八期,其中八期于1934年4月并入南京本部毕业。生源多为遍及全国而青衿许国的英才俊彦,越南、朝鲜及东南亚的拓荒弱冠也纷至沓来。五至八期之后,学校均担负大量战时人才培训任务。广州黄埔军校前后在潮州、武汉、长沙等地设有分校,南京国民政府时期又设南昌、洛阳等分校,其中规模与影响最大当属武汉分校。1936年出版的《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史稿》称:“武汉分校规模之宏大不亚于黄埔本校,有男女学生及入伍生6000余人,实为中国腹部武装革命势力之大本营”。

雄风启后,盛世空前。黄埔军校的最大价值在于培养中国革命的军政人才。国民党一方,黄埔师生被授予上将军衔的近40人。共产党一方,中国人民解放军十大元帅中有5人出自黄埔,其中时任武汉分校政治部文书陈毅(时为中央军事政治学校共产党地下负责人)、学兵大队长徐向前两人在列;十名大将中黄埔出身的有3位,武汉分校占2人,即有罗瑞卿(六期)、许光达(五期)两人。1955年授衔57名上将中,黄埔师生共计9人,武汉分校则有陈伯钧(六期,军事学院院长)、程子华(五期,全国政协副主席)、刘型(六期,曾任东北军政大学校长)等三人。沧桑岁月,世纪星河,曾为中国革命作出杰出贡献的董必武、恽代英、李达、项英、李富春等无产阶级革命家亦在此弘文励教,政治教官郭沫若、沈雁冰(茅盾)和第六期学员臧克家,均为成为中国现代文学巨匠和大师。

1927年2月12日,宋庆龄、孙科、吴玉章、董必武等出席黄埔军校武汉分校(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时期)第六期开学典礼。宋庆龄祝辞由中共湖北省委妇委书记袁溥之“大声转述”,其言简而意骇,师生为之动容。竹苍松茂,芝秀兰芬。时值武汉为国民革命中心,大熔炉里新添160余名女生,从此诞生中国第一代女兵、中国第一批女军校学员。熏风催绿,丽日映红,那时的武昌街头,常可见一群女兵奔波行进的飒爽英姿。她们删除积习愤发风华而开社会风气之创举,深获政治总教官恽代英的大力赞许,称其为“中国妇女的先锋和榜样”。危拱之、周月华、张瑞华(后为聂荣臻元帅夫人)等沥胆披肝,撑天铁骨,在随后的革命和建设中均作出巨大贡献。青春历劫的双枪女将、湖南平江地区苏维埃主席胡筠(彭德怀时任委员),及后来与徐向前元帅结为伉俪的黄杰等,离校后重返故土掀天揭地,成为各自家乡起义活动的领导者。负笈苏联学习的李淑宁、王亦侠等回国后,擎举抗日旌旗挽危奋勇,李淑宁即东北抗日联军于白山黑水中凛然就义的赵一曼,她与罗瑞卿一同从四川投考,但编班留在南湖学兵总队。青春淬火的开基先锋游曦,广州起义牺牲时年仅19岁,她与胡筠、赵一曼等时称黄埔六期三大巾国英雄。杨虎城的秘书宋绮云(六期),即《红岩》中小萝卡头的母亲,在“西安事变”中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建树卓然,解放前夕也随杨虎城一家抛掷头颅血荐轩辙。她们用鲜血和生命为黎明前的中国,建树了一座座浩气长存的丰碑。

杜甫《绝句漫兴》诗云,癫狂柳絮随风舞,轻薄桃花逐水流。武汉分校首任政治部主任周佛海,无疑是中国近现代史上极为鲜见的人物,他曾是中共一大代表、党的创始人之一和中共一大代理书记,然而他一生三变翻手覆雨。“一大”后,他叛党成为蒋介石亲信和国民党内“状元中委”。抗战期间他又叛蒋投日,又成为汪伪政权的“股肱之臣”。抗战胜利时他再次摇身一变,由臭名昭著的大汉奸,变成国民党接收大员。尽管如此,他终因举国上下同仇敌忾获罪而亡。他一生朝秦暮楚迭变丧节,委实值得后人玩味深思。有句精妙的俗语说,大哥莫笑二哥,脸上麻子一般多。声名显赫的张国焘便可归此戏谑之。他作为北大学生领袖、党的一大代表、中共一大组织部门负责人,也曾挥执武汉分校政治教鞭。他创建鄂豫皖和川陕革命根据地的贡献,让他走上红军总政委和中央顶层,但居功自伟拥兵自重,自陷麦场后逃亡抱蒋与狼共舞。1978年,加拿大的老年公寓里,一场罕见大雪将他冻死于卧榻之下,鸠形鹄面枯骨柴身惨景可叹。

芳与泽其杂糅兮,唯昭质其犹未亏。国民党黄埔系八大金刚之一张治中,乃是备受孙中山先生器重的谋臣儒将,他打理广州黄埔军校教务两年后,又征鞍不解风尘仆仆领衔受命担纲武汉分校教育长、训练部长和学兵总队长。他曾促成国共两次和谈,第二次和谈便把根留住大陆,华丽转身成为著名红色将军。综观一生,他身无媚骨腹有刚肠,体无铜臭腹有诗香,办教育呼鹏展翼引凤筑巢,爱国热情步步高,极致厌恶生灵涂炭,其段誉与虚竹情怀,令世人感佩之至九曲回肠。

历史难以忘却的还有一位传奇色人物,我们可以在类似《潜伏》题材的谍剧中,大抵能够寻觅他的踪影。他就是1937年初时任武汉分校教育科长,同时兼任武汉城防指挥所主任的陈宝仓。陈先生于1938年指挥安徽宣城战役时,遭日机轰炸导致右眼失明。他曾相继担任过第九战区司令陈诚,和第四战区司令张发奎的参谋长。他是一位葆有“人梯品格玉石精神”的人,故也时常“身在曹营心在汉”襄助共产党,影响甚大的事件就是释放了本将就地处决的“日本间谍”,即当时在广西开展革命活动的越共领导人胡志明,致使他被国府军统人员视为赤化嫌疑人遭遇重庆受审。抗战胜利后,陈诚深知陈宝仓是军事和外交的难得人才,故向蒋介石力荐为军政部山东胶济区接收特派员,至此他的这场渎职危机才化险为夷。然而在二次国共内战中,国民党山东省主席王耀武又向蒋介石检举,称他有遗失给养物资、资助解放军的嫌疑,因而他再次遭遇免职处分。1948年陈宝仓在香港加入“地下民革”,在与中共中央香港分局代表接触后,他矢志“实现祖国统一”,自愿赴台劈岭开道越涧铺桥。此时旧朝大厦倾覆在即,蒋不计前嫌调任其为国防部中将高参。1949年,他受中共华南局和民革中央派遗赴台卧底。1950年6月因台湾“吴石案”地下党真实身份曝光,陈宝仓与吴石、聂曦、朱湛之等四人在台北就义。1952年毛泽东主席颁令,授予陈宝仓革命烈士称号。1953年举行隆重公祭,国家副主席李济深主祭并宣读长篇祭文。陈宝仓骨灰经台湾教会人士辗转香港而葬于北京八宝山。

落满七十余年风雨尘烟的黄埔军校武汉分校,是近现代历史长河中不可复制的一个历史段落,如同澎湃湍急裹挟美丽浪花一般,因其广阔博大而独具内涵,因其活水源头而充沛不竭,并以其清泉滋润这片古老的土地使之生生不息代代相传,至今仍延续着这个不灭的传奇。



地址:湖北省武汉市洪山区南李路22号  邮政编码:430064  电话:027-88426013  传真:027-88426111  鄂ICP备16000181号